2023年财政政策划重点

2023-01-04


12月29日,全国财政工作视频会议在北京召开。会议总结了2022年及党的十九大以来财政工作,研究部署2023年财政工作。财政部部长刘昆作工作报告。


会议强调,2023年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。完善税费支持政策,根据实际情况,该延续的延续,该优化的优化,着力纾解企业困难。加强财政资源统筹,优化组合财政赤字、专项债、贴息等工具,适度扩大财政支出规模,为落实国家重大战略任务提供财力保障。


会议要求,2023年要加大财政宏观调控力度,加强各类政策协调配合,形成共促高质量发展的合力。增强财政政策的针对性有效性,优化完善助企纾困政策,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,落实落细就业优先政策,大力提振市场主体信心。发挥财政稳投资促消费作用,强化政府投资对全社会投资的引导带动,促进恢复和扩大消费,加力稳定外贸外资,着力扩大国内需求。


适当上提赤字率,优化延续税费支持


2022年中国财政收支形势略显紧张。


按年初预算安排,预计2022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3.8%,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增长8.4%。实际执行下来,2022年1-11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降3%,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长6.2%。另外,年初预计2022年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增长0.6%,实际上2022年1-11月份政府性基金收入下降21.5%。


除了疫情等超预期因素影响,年中加大退税减税缓税等政策,也加剧了财政收支的紧张。2022年年初预计退税减税约2.5万亿元,实际全年新增减税降费退税缓税规模预计超4万亿元。比如,中途扩大增值税留抵退税行业范围,加快退税进度;针对中小微企业和特殊困难行业出台阶段性缓缴社保费;为促进汽车等大宗消费,年中出台车购税减半政策等。受房地产市场下行影响,卖地收入缩水影响到政府性基金收入。


财政收支形势与经济密切相关。2022年前三季度我国经济增长3%,全年经济增速预期在3%左右,同样不及年初5.5%左右的预期增长目标。


展望2023年,随着优化疫情防控相关政策的落地,当各地平稳度过疫情感染高峰之后,此前受到抑制的服务型消费等有望逐步复苏,经济运行有望整体好转。部分机构预判,在2022年低基数基础上,2023年我国经济增速有望达到5%左右或以上,经济有望回归正常增长区间。


2022年我国赤字率下调至2.8%,考虑到减税退税的实际需求,通过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专营机构上缴利润1.65万亿元,用以适度扩大当年财政支出规模。展望2023年财政政策安排,不少机构建议将赤字率提高到3%左右,适当扩大专项债规模。


中央财经大学财税学院教授白彦锋表示,财政收支形势是第二位的,当前重点是要推动经济整体好转。当经济未恢复正常,企业缺乏订单缺乏现金流,这个时候减税降费政策作用有限。政府大包大揽,支出范围过大,也容易陷入到经济和财政的恶性循环。2023年财政政策当然要加力提效推动经济整体好转,但排在第一位的是要推动经济常态化运行,更好地厘清政府和市场、中央和地方、国企和民企等关系,调动民营企业和地方政府的积极性,推动经济回归正常区间。


白彦锋表示,近些年来,我国实施大规模减税降费,税收收入占GDP比重从2018年的17%下降至2021年的15%。未来继续大规模减税空间在收窄,要考虑政策的可持续性和各级财政的可承受能力,这样也才能确保减税降费落到实处。当然,2023年经济恢复仍需政策支撑,助企纾困政策该延续的依然要延续。考虑到我国存在预算软约束问题,赤字率3%的红线依然有警示作用,毕竟财政是公共风险的最后兜底人。


“2022年对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专营机构积存的利润进行上缴,规模达到1.65万亿元。2023年肯定达不到这个规模,但是加强财政资源统筹依然有空间,国企国资利润上缴依然有空间。如果能推动2023年经济好转,财政收入形势也将随之好转”,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杨志勇表示。


推动稳投资促消费,着力扩大国内需求


当前全球经济增长趋缓,我国延续了三年的出口高增长态势可能难以为继。在外需疲弱的背景之下,2023年扩内需成为稳经济的重要工作。


全国财政工作会议指出,2023年要发挥财政稳投资促消费作用,强化政府投资对全社会投资的引导带动,促进恢复和扩大消费,加力稳定外贸外资,着力扩大国内需求。


2022年财政促消费较为重要的举措在于车购税减半——对购置日期在2022年6月1日至2022年12月31日期间内且单车价格不超过30万元的2.0升及以下排量乘用车减半征收车购税,该政策较大地提振了国内汽车消费。


官方数据显示,2022年1-11月份,我国汽车销量约2400万辆,同比增长3.3%。其中,新能源汽车销量超过600万辆,同比增长达到100%,成为汽车市场增长的重要引擎。


目前汽车行业内呼吁2023年车购税续期的声音不少。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公开表示,当前新能源汽车已进入市场化发展新阶段,但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内,燃油车仍然是汽车市场的基盘。传统汽车企业在新能源汽车方面的研发投入,也主要是来自于燃油车市场的利润。建议延续实施车购税支持政策至2023年底,并放开车购税对排量的限制,该政策落地后可拉动燃油车增长20%左右。


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所长李雪松表示,2023年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,来对冲私人部门需求不足缺口。建议2023年将赤字率设定为3%左右,适度放宽专项债的适用范围。


杨志勇表示,2023年要推动消费恢复,很重要的是要提振市场信心、稳定市场预期。受疫情影响,居民消费愈发谨慎。2023年要推动经济整体好转,推动就业形势整体改善,这样才能稳定工资性收入,稳住消费基本盘。要渠道增加居民的财产性收入,也需要有机制性安排,比如健全资本市场。另外,国内住房、汽车等消费仍有改善空间,部分限制消费的举措需要适当调整。


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宁吉喆表示,2023年要继续推动汽车消费由购买管理向使用管理转变,鼓励少数限购地区探索差异化通行管理等替代限购措施。还要推进二手车交易登记、跨省通办、便利二手车交易。


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表示,2023年宏观政策应协调配合,着重扩大内需。财政政策应提高赤字率,扩大新增专项债发行规模,采取更多支持消费的措施。货币政策应加强结构性工具的使用,降低实体融资成本,促进信贷社融扩张。政策性银行继续发挥重要补充作用,支持重大项目和基础设施建设。


达城信资本订阅号

达城信资本集团服务号